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乡情乡事:长满香椿芽的春天 | 作者 张全刚

[复制链接]
乔微博 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乡情乡事:长满香椿芽的春天 | 作者 张全刚-1.jpg

每年的三月底到四月间,家乡房前屋后的香椿树总是不负好春光,貌似这个春天就只属于它们,一丛丛、一树树地欢长着,好像要把铆了一冬天的劲,一下子全施展出来。香椿树刚冒出的嫩芽,或颜色微红,或青葱滴翠。香椿芽的清香融化在春天里,氤氲在村庄的每个角落,招惹过往的人们。于是,喜好香椿美味的农人,就再也控制不住肚里馋虫的勾引,急不可耐地要上前采摘了。
人,总是得爱着点什么,才算是享有生活的趣味。小孩子是这样,大人们何尝不是这样。家乡人对香椿芽的喜爱是从骨子里生出的(当然,也总会有几个会说受不了香椿的那股子味,别人吃的时候,总是躲地远远的。就像玫瑰虽美,却有人偏不喜欢它有刺,但并不会因此影响了玫瑰美艳),我们这里,香椿芽的吃法可是多了去了,但各有讲究,奥妙不同。
香椿芽拌豆腐就是最常见的一种。刚从树上采下来的新鲜嫩芽,肥嘟嘟、油亮亮,小心地捧在手里,柔嫩地让人不舍得用一点力,那种爱惜,绝不逊色于握着婴儿的小手。
炒菜的铁锅,洗了又洗,加上两瓢水,柴火灶大火烧开,再把淘洗干净的香椿芽丢进沸水里,香椿芽在锅里打个滚,就必须赶紧捞出来,放进清水里冷一下,这叫“过凉”,是为了避免烫过的香椿芽发蔫。趁着刚焯过香椿芽的热水,把几块切成薄片的老豆腐放进沸水锅里煮。煮豆腐也是有讲究的,火候不到有豆腥味,火候过了豆腐发硬。要先看水,煮豆腐的水开始有翠色出现,在用勺子挑起来一块,豆腐明亮,颤而不断,这时候刚好。捞出来放进冷水里过凉。
准备就绪,老豆腐码成一摞,先切成半公分厚薄的长条,再横刀切丁,大小也半公分,这样既均匀美观又便于食用。挤干水分的香椿芽切成玉米粒大小的碎末。豆腐丁和香椿末一起放进调菜的盆里,加少许盐拌匀,装进一个好看的盘子里,淋上几滴豆油(千万不要加香油,也不要加葱姜,那样会损害香椿独有的香味。)嗬,一道绝对的美味,若是有好酒的,再斟上一小杯镇里商店买来的老酒,那种逍遥和舒坦,就如刚娶了一个十八岁的新媳妇。
香椿芽炒鸡蛋也是难得的美味。这道菜做法看似简单,要做好也不容易,炒鸡蛋的火候是能否做好这道菜的关键。几枚地道的草鸡蛋,打在碗里搅匀,地锅烧地滋啦啦地响,倒进去一大勺纯豆油,只待锅里的油冒出青烟,搅散的鸡蛋液顺着沾满油的锅边,转着圈倒进去,用铲子把即将炒熟的鸡蛋搅散,撒上切碎的香椿芽和盐巴,拌匀即可装盘。
香椿卤也好吃。洗净的香椿芽晾干水分,装在一个大一点的盆里,铺一层香椿芽撒一层盐,腌上个把两个小时,用手揉一揉,这样是为了每片叶子都能入味,但是不要太用力,把香椿芽揉碎了就不好了。然后再准备一个可以密封的坛子,把腌制好的香椿芽装进去,密封起来,什么时候想吃了,打开盖子,香椿芽的浓香就一下子铺地你满身满脸,用干净的筷子挑出来一小撮,随便你怎么吃都是美味。
如果有懒人或者没时间做,那也好办,摘几颗香椿芽,洗净,再挑两根老咸菜或者几根馓子,和香椿芽一起铺在煎饼上,卷起来直接吃,这种粗犷的原生态吃法,也是诱人的很。
当然,现在年景好了,人们餐桌上的菜肴也更丰富。但是,我依然对香椿芽情有独钟,喜爱有加。自从搬到城里住,老家的香椿长得再喜人,也难得有暇去采摘,以至于每每因此唏嘘不已。妻每次去买菜,我总是反复交待一定要买回来一小把香椿芽,以满足我饥渴的胃,慰藉想念老家味道的心。好在,妻也几乎每次都能如我所愿,真好。
年轻人的忙碌自不必说。快节奏的生活往往让很多人无暇好好享受一顿安静的美食,时尚的青年人开始垂涎西餐,更匆忙者干脆点了外卖。这样的吃饭,就像碎片式阅读的快餐文给予人的知识局限性和散乱性一样,根本解决不了饮食之于人的满足感。其实,很多时候,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饱足感和美味。还有更重要的,那就是饮食带给我们的心理愉悦,还有与家人共同进餐的温馨感和天伦之乐。




上一篇:「西窗剪烛」游子吟 | 散文 周波
下一篇:美南加华人一家乘房车出游17天 饱览双彩虹等奇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