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顺境逆境 向前挺进 —— 拜谒《挺进报》旧址

[复制链接]
李志敏 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 胡雁冰

顺境逆境 向前挺进 —— 拜谒《挺进报》旧址-1.jpg



《挺进报》旧址 王加喜 摄

1961年底,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罗广斌、杨益言合著的长篇小说《红岩》。凡读过的人,都知道成岗(陈然原型)和《挺进报》,也大致了解故事发生在重庆南岸玄坛庙地区的野猫溪。

但《挺进报》旧址具体在哪里?寻找者不明,住着当年房子的人也浑然不知,以致久寻无果。还是该地区准备撤迁改造时,才偶然发现。

后经有识之士多方奔走呼吁,旧址文物才得以保留,小区开发商放弃在此建一栋商住楼的计划,对原址进行修复。修葺一新的旧址已于2018年对外免费开放。

离长江、嘉陵江交汇处不远,在公交“南滨路钟楼站”附近,沿宽敞的石梯,爬上半坡,迎面映入眼帘的便是“挺进报”三个隶书大字。这是当年爱好书法、负责《挺进报》发行的吴子见的手笔。他先是代表江姐的丈夫、重庆市委委员彭咏梧具体联系办报,后来随彭咏梧去下川东组织武装起义而离开。

上得坡来,左转,行走不到二十米,可见墙上有一幅大型浮雕,这是一座四米长、两米高的锻铜浮雕,主图是陈然手捧《挺进报》憧憬未来,四幅副图由“狱中挺进报”“我们也有一面红旗”“慷慨赴义”和“《论气节》节选”组成。

浮雕中间的一段文字,是《论气节》的摘录——

在平时能安贫乐道;在富贵荣华的诱惑之下不动心志;在狂风暴雨袭击下能坚定信念,而不惊慌失措,以致于临难勿苟免,以身殉真理。

《论气节》是陈然和后来成为全国著名经济学家、1985年出任重庆市社会科学院院长的蒋一苇共同撰写的。发表于《挺进报》创办之前的《彷徨》杂志第五期。

蒋一苇(1920年-1993年)一家人后来都生活在北京。有人问他为何要独自一人调到重庆工作?他满怀深情地说:“我这多朋友这多同志都血洒重庆,我要去那里陪伴他们些年辰。”这是多么刻骨铭心的战友情谊!

《彷徨》是由南方局四川省委领导在重庆市出版的“灰皮红心”杂志,主要编辑和有关工作人员有蒋一苇、刘熔铸、陈然、吴子见等。

1947年7月,中共重庆市委委员彭咏梧与刘熔铸接上了关系。市委根据当时的需要,决定《彷徨》停刊,出版市委新的地下机关报。经几人商议,将这张小报定名为《挺进报》,名字是从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受到的启发。办报地点就在位于南岸野猫溪中国粮食公司机修厂内,那里是厂长陈然的家。

承办这份报纸的几个人各有任务。刘熔铸(1922年-1999年,离休前任贵州省文史馆副馆长、支部书记)负责筹款、采购和发行,蒋一苇负责编辑和刻写蜡纸,陈然负责油印,吴子见离开后还兼任发行。

《挺进报》先后接受中共重庆市委委员彭咏梧,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李维嘉(1918年-2018年,离休前任四川省政协副主席)的领导。1947年11月,《挺进报》成立特支,由刘熔铸任书记。1948年3月,由于斗争形势进一步严峻,特支书记刘镕铸、宣传委员蒋一苇先后转移,陈然任书记。

陈然1923年12月18日出生于河北省香河县,小名香哥。出生后第二年即随家人移居北京。后又因父亲的工作调动而搬家,到过上海、安徽、湖北、重庆等地。

1938年夏,15岁的陈然在宜昌投入抗日救亡运动,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“抗战剧团”。193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中间因躲避特务追捕,与组织失去联系。但仍然通过《新华日报》和《群众》刊物,了解形势,坚持斗争。

1948年4月22日,由于叛徒的出卖,陈然被国民党特务逮捕,囚禁于军统白公馆监狱。之前李维嘉曾冒险传递信息,暗示他撤离,陈然坚持印完第23 期《挺进报》,没有及时躲避。国民党特务对他使用了老虎凳等种种酷刑,他受尽折磨,两腿受了重伤,仍坚贞不屈,严守党的秘密。始终只承认《挺进报》从编辑、印刷到发行,全部是他一人所为。他决心牺牲自己,保护组织和同志们。

陈然在狱中认真学习文化、历史和军事知识,积极策反看守特务杨钦典,此人最后帮助19人成功越狱。

陈然还把从国民党高级将领黄显声那里得到的消息写在纸条上,秘密传给难友,这被称为“狱中挺进报”。

不论处于什么样的环境,都能坚定信念、不忘使命,这是一个真正革命者最真实的表现。

1949年10月28日,陈然被国民党特务公开杀害于重庆大坪刑场,牺牲时未满26岁。临刑时,他高呼口号,身中数枪屹立不倒,令刽子手胆战心惊。他以自己的生命履行了对党的庄严誓言:“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要为革命斗争到底!”

《挺进报》虽已成为历史,但它给国统区的中共党员和仁人志士以及普通群众,产生的精神指引和传达的意志力量是不可估量的。对今天的党员干部坚定信念、不忘初心的启示是永恒的。

如今,《挺进报》旧址已成为南岸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南岸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背靠《挺进报》旧址一楼建筑,开阔的视线越过长江江面,可以看到朝天门来福士广场巍峨的雄姿,可以看到重庆两江四岸日新月异的崭新面貌,这足以告慰英烈的在天之灵……

浮雕墙旁有两行字——

精神从未改变,它只是换了种形式继续向前。

顺境逆境,向前挺进。

离开旧址时,我对这两句话,有了全新的理解。




上一篇:开州区公安局开展节前集中清查行动
下一篇:开州区中小学生书香伴暑假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